7月5日
来源:未知 点击: 发布时间:2017-06-21 09:29
7月5日。午两点多,太阳热得能把人的头发梢子烤焦。省城火车车站广场,除了东侧两处太阳下伞的摊点,远处几个挎包匆匆而行的旅客,整个宽阔的广场空得象太监的裤裆,啥玩意儿都没有。
    这时,一辆白色的别克轿车缓缓地驶进了广场,在广场中央一座巨大的雕塑旁停下。车后,坐着个集帅气的大男孩儿,明净宽阔的前额,黑亮的眼睛透着股坚毅,嘴角挑着丝儿自信的微笑。他叫杨光,中州大学大三的学生。
    车没熄火,车门一开,穿红色超短裙的靓丽女孩林小夭轻捷地下了车,随即一把拉开后面的车门,闪了上去,扑到杨光胸前,嘤嘤嗯嗯地撒着娇:“人家还是舍不得你离开……”
    杨光亲着她的耳垂儿,有点儿紧张看着几十米开外的摊点儿,低声调笑着:“小夭儿啊,我已经是精尽力疲,你还想怎么样啊?”今天一睁眼他们就已经三度合欢了,只是最后一次嘛,林小夭又成功地欲死欲仙了一回,而杨光在他就要爬到极乐的巅峰让一个电话给打断了,成了欲死。
    “我想跟你回农村老家过暑假……”林小夭脸往杨光胸前一贴,依依不舍地说,“可我爸非让让我明天陪妈妈去上海检查身体……”
    “不要紧,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车上床下……不过,你还欠我一次噢?”杨光调笑着。
    “知道,以后我会补给你的……”林小夭妖媚地在杨光肩上小啮一口。
    “淑女说话要算话哦。”杨光在小夭的细腰上轻掐了一下,拿出手机打给父亲,告诉他自己明天到家。但他父亲的手机关机。杨光很奇怪,平时老爸很少关机的。这时,小夭的手机倒响了,她只好接。
    那边小夭的电话没接完,杨光的手机又响了,一看,是个生号,就迟疑着接了:“你好,哪位?”
    一个男人极其热情的声音:“杨光你好,我是中州出版社的陈编辑,我看到你博客上的文章和留言了,想和你谈谈出版的事,能见个面吗?”
    “又是自费出版吧?”杨光最喜欢文学,从初中到大学发表了几百篇散文小说,一直想出个集子,以前联系过几家出版社,都是叫他自费出版,简直是对他的污辱。
    “不,是我们付费出版,起印最少一万册,版税最少给你两万。咱们赶紧面谈吧?”
    “是吗?我就在火车站广场塑像这儿呢,一会儿就要坐火车回老家了。”杨光心动了。
    “那好,五分钟后我们赶过去,是辆红车,先见面谈谈吧?”对方很急切。
    杨光答应了,反正离车开还有近一个小时呢。
    “阿光,我不能送你去站台了,老爸让我马上去拿机票呢!”小夭两条胳膊吊在杨光脖子上,“谁的电话?”
    “一个编辑,一会儿过来和我谈出版。你去吧。”杨光很兴奋地说。
    “太好了!”林小夭高举地在杨光脸上亲了一下,但很快又嘟起了嘴,“阿光,我要走了,临走再说一遍‘我爱你’,你的声音太浑厚太富有磁性太让我喜欢了……”
    “我爱你……小妖精儿……”杨光贴着小夭的耳垂儿轻轻地说。好多人都说他的声音好听,有感染力,建议他当播音员呢。小夭满意地吻了杨光一下,开车先走了。
    杨光站在一个摊点的太阳伞下等出版社的陈编辑过来接他。
    就在这时,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匆匆地驶来,在摊点前停下,杨光以为是陈编辑辑,赶紧迎过去,不料车门一开,下来的却是个女孩儿,戴一顶流行的宽幅遮阳帽,黑帽沿儿遮住了大半张脸,看不清眉眼。穿一身夏天极少有人穿的白色运动裤,上身短袖,下身直筒,脚平跟黑凉鞋,走起路来风风火火。
    真是英姿飒爽啊!杨光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句。
    那女孩儿要了一瓶纯净水,一边递给别人钱一边冲杨光低声喝道:“看什么看!”
    杨光笑笑,他现在心情好,懒得给人吵架,要不然,就凭他的利嘴,不刺晕她才怪呢。
    那女孩儿一边喝水一边进了车站,杨光又等了几分钟,又一辆红车驶了过来,杨光迎过去,车上下来个戴眼镜的青年人,中等身材,灰西装,脸白白的戴着眼镜,一副斯文相,但喉结那儿有块指甲盖大的紫黑色的痣,很刺眼。
    来人说他就是陈编辑,让杨光到车里谈。杨光刚坐上去,车就呜地就冲出广场,直奔市外!
    杨光也没多想,向陈编辑打听着他们出版社的一些情况,那个陈编辑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。
    这时,车出了市区,杨光的手机响了,一看号码,是他的哥杨明从广州打来的,他在广州的一个大型造纸厂混了个部门经理,买了房子买了车,混得不错。杨光乐滋滋地去接电话??
    “不准接!”陈编辑突然一把抢过手机,叭地来了个腰斩扔到了脚下!
    杨光一时惊呆了,嘴张得老大:“陈编辑……你这是……你也太……”
 ,3374.com财神网站;   “太什么?嗯?”“陈编辑”看着杨光,阴险地笑笑,慢慢地从腰间摸出样儿东西对准了他??
    杨光一看,顿时呼吸困难??那是一支手枪!
    那人得意地:“别动!大学生,别以为黑社会的人都长得很黑很粗鲁!”
    什么?黑社会?杨光脑子一懵,他想不出自己什么为什么会惹上黑社会……
    车快出市区的时候,那人抽走杨光腰间的手机,随后把一个头套套到他头上。杨光眼前一片黑暗,恐惧越漫越高??上面的脑袋被人套上,比下面的小脑袋被人套上更可怕……
    过了十几分钟,车终于停了下来,杨光被人拉下车,拽着,跌跌撞撞地往前走,越走霉味儿越浓。后来,好象进了一个房间。杨光被那个“陈编辑”按了按肩膀:“站好!听老大训话!”
    “小子,你之所以有这一劫,3374.com财神网站,是因为有人出钱了!”一个阴唳的声音。
    “你们一定是弄错了!”杨光大声喊叫起来。
    “绝对没错!”那个阴森的声音儿凶狠地对另外一个人说,“老三,动手吧,按客人点的菜去做,用拳头对准耳根儿打,不轻不重,一个不留!”
    什么叫一个不留?杨光心里一阵恐惧,刚想说什么,就听一股风声迎面袭来,叭地一声脆响,右耳根重重地挨了一拳,剧痛顿时从耳根传遍整个头部,他啊地一声惨叫,身子猛然往左边侧倒过去,不等身子着地,左耳根又被重击一拳!杨光又是啊地一声狂呼,重重地摔倒在地,失去了知觉……
    天快黑的时候,杨光艰难地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正躺医院的病床上,挂着点滴,头疼得好象已经脱离了脖子,四周,则死一样寂静。
    一个警察看见杨光醒了,赶紧俯下身子,关切地问:“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    杨光一下子傻了!他分明看到警察张着嘴在对自己说什么,可是,他什么也没听到,没听到!一阵恐惧涌上心头,他折身子坐起来,大声问对方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    那名警察和?地又问了遍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?”
    “天哪!我听不到听不到啊!”杨光不顾一切双手抱头,痛苦万分地摇着头,他,已经失去了听力!那种突然失去听力带来的痛苦,让他有种世界末日步步逼近的绝望感!
    一名女护士冲进病房,帮着警察护理着杨光手上的针头。
    杨光一拳捅在白墙上,狂叫着:“是谁害我!是谁害我!”
    过好一会儿,杨光才慢慢平静下来,所有的人都出去。杨光咬着牙,一遍又一遍搜索着那个未知的仇人,他实在想不出是谁对自己下的毒手。丧失听力,就象一把剑斩去了一棵树的全部枝叶,那树还能成长吗?自己的爱情,大学,美好的未来,所有一切都将失去,都会失去呀!想到这时,杨光终于流下了眼泪,他甚至想到了死。不过,他马上又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,他现最想做是复仇,复仇!揪到那个该死的,杀他,剐了他!可是,他是谁!去找谁难道是林小夭的家人?
    但杨光马上就否定了。杨光和林小夭是同班同学,两年前两人开始热恋,去年,又从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发展到了床上的唧唧哦哦。直到半年前,小夭的父亲林建雄给她买了辆别克轿车当生日礼物,杨光才知道林家是个有钱有势的大家族:其父林建雄拥有一个实力雄厚的投资公司,其叔父林建正则是省检察院副院长兼反贪局局长。但林家并不因此而盛气凌人,相反,林建雄夫妇在见过杨光之后,十分欣赏他的纯朴和坦荡,曾多次承诺说,将来不管杨光经商还是从政,都可以帮他。所以,林家怎么会残害自己呢?
    可是,还能有谁呢?还能是谁呢?当杨光脑海闪过一个人时,心里格噔一下,难道是他们家干的?
7月7日上午快12点的时候,杨光从省城回到了习常县。
    天,出奇地热,没人敢抬头看看太阳毒辣辣的脸色。行人,没有一个不是大汗淋漓的。
    习常县城分为两块儿,一块是老城,一块是新城。新城区包着老城区,呈“回”字形。新城区没什么,无非楼高街宽,而老城区,也就是习常古城已有近千年的历史,不但有墙城,还有城廓和护城河,每年都有慕名而来的旅客到城墙上走走看看。
    杨光出了新城火车站,茫然地站在高台上,他悲凉地往南一望,隐约可见古城青灰色的城门楼。此时,他的头晕呼呼的,两耳深处还在霍霍地疼。眼前虽然还是车水马龙,但一切都是死寂,都是让他绝望的茫然。
    杨光已经在省城检查过了,双耳位听神经全部断裂,听力已全部丧失!出站的人很多,有无意中有人碰了杨光一下,他这才缓过神儿来,出了车站,沿着习常河路往东走,打算去汽车站坐班车回清河镇的家。清河镇位于习常县和习常市中间的地段,离县市都是二十多公里,交通方便。
    进了汽车站,杨光磨磨蹭蹭地去售票处,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对父母解释自己变成聋子的惨事。刚站到窗口,忽然有人拍拍他的肩膀,他心灰意冷地一回头,一个穿纯白连衣裙少女正站在他的背后,手里提一个包儿,睫毛半垂,美丽的黑眼睛淀满羞涩,红唇半抿,一副欲言又止的娇赧样儿。加上一缕黑发半垂在肩头,那份纯洁和清丽,就象初夏池塘月光下半绽的一朵白莲……
    杨光一愣,吃惊地叫出声来:“雪纯?你这是……”
    那个叫雪纯的女孩儿这才大胆地望着杨光,似嗔非嗔地问:“杨光哥,我一直叫你,你怎么不理我呀?我们放暑假了。”
    杨光也不知道雪纯在说什么,他努力笑了笑,指着自己的耳朵说:“我现在什么都听不到了,你有纸笔吗?”在他的印象里,雪纯的声音是极甜美的,而现在,他却听不到了。
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雪纯眼睛瞪得大大的,伸手想拉杨光,伸了半截儿又收了,慌乱地从提包里拿出一支圆珠笔和一本《青年文学》杂志,在扉页空白处匆忙地写道:怎么会这样?!
    杨光有些痴呆地说:“重病。”
    雪纯的手开始颤抖,咬着嘴唇写下第二句话:你怎么没和我守德叔一起去广州?
    “什么?他去广州干吗?我刚从省城回来,还不知道呢!”杨光想到了自己被打之前哥哥打来的那个电话。
    雪纯拧眉写道:不知道,杨明回来把你们全家人都接走了。
    “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”杨光的心一揪,双手把抓住了雪纯的肩膀。
    雪纯不好意思地挣了挣,没挣开。杨光赶忙松开她,紧张万分地等着答案。
    雪纯心慌意乱地写道:20多天前,守德叔的腿让摩托车撞骨折了,我还去医院看了他。
    “我打的先走了!”杨光急不可待,伸手拦了一辆车,钻了进去,雪纯迟疑了一下,也上了车。
    杨光一上车就催司机快开。雪纯又写了一句话让他看:杨光哥,别急,守德叔的腿已经没事了。
    杨光点点头,心里这才安稳一些。
    雪纯用眼梢看着身边的杨光,想再写点儿什么,但没好意思写。杨光也没说什么,只是看着车窗外。面对雪纯,杨光情感复杂。雪纯姓王,和杨光家是前后墙邻居,要说起两家的恩恩怨怨,这些年,多啦……
    眼看就要到清河镇了,雪纯终于鼓足勇气又写下了一段话让杨光看:杨光哥,我先下车了。《青年文学》留下你看,另外,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吧。
    杨光报歉地一笑:“手机丢了,办了新卡再告诉你吧。”
    雪纯点点头,想了想,3374.com财神网站,又写了一句话,但当时没让杨光看。
    车到十字街口,雪纯让司机停车,下车之际,她把纸往杨光手里一塞,快步走向一幢白楼。
    杨光让出租车继续往北开,然后低头去看雪纯留给自己的话:杨光哥,你一定要坚强!记住我的手机号:139376XXXXX
    杨光脸再看雪纯,她婀娜玉婷的背影一闪,束在背后长长的黑发一跳,人就闪了一幢白楼。杨光的心小跳了一下:这小姑娘长大了。如果自己没记错,她应该已经19岁了,比自己整整小4岁。现在他虽然听不到任何声响,但自己倾听自己的回忆却好象十分清晰,就象滚水泼在雪地上,每一次都会心底留下深深的伤痕??
    多年前的,雪纯叫自己为“哥”时的那羞涩亲切的语调,依然还是那么清晰地回响在自己心畔,而自己和她之间的那个青涩却美妙的秘密,更象是一枚雪原深处的红果,永远地那样鲜艳诱人……
    车又往北开了不到100米,杨光下了车,在一个中国移动的代办点补了一张手机卡,然后一路小跑往北又赶了几十米,带着一身粘汗,一头扎进了一个摩托车修配部。开修配部的人叫赵勇,是杨光永远不会生锈的铁哥们儿,他高中没考上大学,很直很爽的一个人。
    一个人正光着脊梁在电扇下摆弄一个发动机,听到动静一回头,腾一下就站了起来,一双油手就拽住了杨光,惊喜地问:“这么快就回来了光哥!”
    杨光没心闲扯,指着耳朵说:“我得了场病,耳机听不见了,你准备好纸笔,我有话问。”
    “啊!什么病啊!”赵勇把杨光的手抓得更紧了。
    “快去!”杨光焦躁地推开他。
    赵勇赶紧去里间找纸笔,杨光坐在一个破椅子上,失神地看着门口一片被踩蔫的菜叶子。
    突然,杨光看到门口卷起一股尘土,带着纸片树叶直向门里扑来,对面的一棵大柳树也是枝叶狂舞。
    起大风了!
    杨光刚想去关门,一辆红色的桑塔那轿车突然一个直刹停在在修配部门外,车门一开,下来个大胖子,黑脸短发,牛眼珠子暴暴着,一看就是个凶巴巴的主儿。他是雪纯的大哥,名叫王大保,在清河镇,不知道镇长不稀罕,不知道他就不是一般的稀罕了。杨光一看见他,心里马上就是警惕加反感,但出于礼貌,还是站起来无精打采地叫了声“大保哥”。
    “兄弟,啥时候回来的呀!”王大保假装亲热地拍着杨光的肩膀。
    “我耳朵聋了,好听的难听的都听不到,你还是别说了。”杨光重新坐下,头一低,不再看他。
    “怎么会聋呢!”王大保惊讶得一副能连死几回的样子。
    这时,赵勇从里间出来了,看到王大保,冷啦巴唧地叫了声“王主任”。王大保是清河镇西街的村主任,标准的两条腿的地头蛇。
    王大保嗯了一声,眼里闪过一丝得意,说了句“你们玩吧”就开车走了。
    赵勇转身关了门,在杨光对面坐下,把一串钥匙和一张银行卡放到桌子上,写道:这是你们家的钥匙和一张2000元的卡,守德叔临走时给我让我转交给你的。
    杨光点头,着急地问:“你先告诉我,我爸的腿是怎么让摩托车撞骨折的!”
    赵勇迟疑着,不想说。
    “说!”杨光猛拍桌子!

【如果想人气暴涨,添加QQ。28440 就知道怎么回事】
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